笔趣阁 > 迷途的叙事诗 > 第四章 背叛之魔女
    为什么能够确定自己召唤的必然是Caster?

    因为如果夏冉掌握的情报没有错误的话,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职阶空缺了啊——

    就好譬如说,在他眼前的间桐雁夜,这个男人通过增加狂化的咒文,召唤出来了Berserker,真实身份是为古不列颠传说中的圆桌骑士兰斯洛特。

    而卫宫切嗣利用传说中亚瑟王圣剑Excalibur的剑鞘,成功召唤出传说中的亚瑟王,阿尔托莉雅·潘德拉贡,并且理所当然的占据了Saber的职阶。

    此世一切之错,远坂时臣通过世界上第一条蜕皮的蛇的蛇蜕化石,召唤出了人类最古老的叙事诗里的主人公,被称为“英雄王”的奈须伽美什,锁定了Archer职阶。

    御三家的阵营代表,就分别确定了三骑Servant的席位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现在还是时钟塔学生的韦伯·维尔维特,误打误撞的也召唤出了伊斯坎达尔,传说中的征服王,理所当然的占据了Rider的职阶。

    然后是远坂时臣的弟子,言峰绮礼召唤出了作为Assassin职阶的第十九任“哈桑·萨巴赫”,配合远坂时臣而行动,这也是可以确定的。

    最后就是来自时钟塔的倒霉鬼,降灵科的一级讲师,阿奇博尔德家第九代家主,肯尼斯·埃尔梅罗·阿奇博尔德,为了增加知名度而选择参加圣杯战争,召唤了Lancer。

    后者的真实身份是凯尔特神话中,被誉为“举世无双”的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——“光辉之貌”迪尔姆德·奥迪那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七骑Servant之中,就确认了六个席位,只剩下Caster的职阶无人认领,甚至就连参加比赛的Master的数量都凑不够。

    原来的命运轨迹之中,就是因为这样,大圣杯才只能够将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的雨生龙之介拉来凑数,让这个杀人狂召唤出臭味相投的蓝胡子。

    夏冉在这个时候既然能够成功截胡,那么自然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选择,那就是无人认领的Caster职阶。

    只能够说,这真的是例外中的例外,别人都是被大圣杯选中,获得了Master的资格后,才会开始进行召唤。而他却是开始进行召唤了,才被选中赋予资格。

    没办法,大圣杯本来就在发愁凑不够人数进行仪式,现在好不容易有人主动报名,填上最后一个名额的空缺,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呢?

    不过间桐雁夜却是不清楚,只能够归咎于眼前的这个神秘魔术师事先做足了功课,掌握了特别机密的情报……想想也是,就连间桐宅邸他都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来,暗杀当代家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一看就很适合当忍者,搞搞情报工作完全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夏冉也没有和间桐雁夜解释,因为召唤阵已经自行发动了,一股冲击力从他的身体中穿过,简直就好像是被高压电流灼烧全身的感觉一般。

    他体内流淌着的强大魔力,正在被这个神秘的仪式牵引着,借由他的血液迅速无比的流经全身,几乎是瞬间就贯通身体的一处处特定的部位,势如破竹一般的生成这个世界的魔术师体内特有的拟似神秘。

    就仿佛是拟似神经一样,分支成连系着核心的线遍布体内,类似于人体内循环系统的管道,用于运输魔力,同时也能够
第四章 背叛之魔女(第1/3页)